天辰平台注册【天辰娱乐平台官网】

(天辰平台注册)上证综指30年首次修订,疯涨

更新时间:2020-07-23 15:03点击:

文|AI财经社 冯圆圆

编辑| 鹿鸣

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7月22日,A股的温度计——上证综合指数,终于在时隔30年后迎来修订。上证综合指数编制方案改革的落地,宣告上证综合指数开启了新的“征程”。

上证综合指数30年上涨30倍

1990年12月19日上午,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厅正式敲响了开市的第一锤,半小时后,前市收市时已成交49笔,面额为587.9万元。

次年7月15日,上证综合指数开始实时发布,基日定为1990年12月19日,基日指数定为100点。上证综合指数作为我国最早发布的指数,其核心编制方法沿用至今。

上证综合指数见证了A股的成长,亦经历了多个牛市与熊市。在过去的近30年当中,上证综合指数一度曾爆跌至325点,也曾一度突破5000点。

如果将过去的30年视为一个整体,2020年7月21日,上证综合指数收于3320.89点,相较于1990年开市时的95.79点,在近30年的时间里上证综合指数上涨了34.67倍。

但另一个现象是,自2007年突破3000点后,如今的上证综指,仍然徘徊在3000点附近。这其中,既有优秀上市公司的股价表现远远超出股指,有的上涨数倍甚至超十倍,也有不少老牌公司一步步走向ST的泥潭。

2020年7月22日,上证综合指数收于3333.16点,当日涨跌幅度0.37%,成交额5406亿元。

“错失”BAT的上证综合指数

过去几年当中,上证综合指数的“失真”常常成为资本市场的热议话题。所谓的“失真”,是指上证综合指数的表现和国内GDP的增速不相匹配。以2000年至2020年为例,GDP增长了近10倍,而上证综合指数却只涨了50%。

而要追溯上证综合指数的“失真”,便不得不回顾上证综合指数的编制基础。

上证综合指数全称系上海证券综合指数,是由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符合条件的股票与存托凭证组成样本,反映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的整体表现。

此前,从上证综合指数的行业构成来看,金融、交通运输、化工等传统周期性行业占比较高,而消费、医药、科技等代表我国经济结构转型方向的新经济行业占比却相对较低,尤其是以半导体、互联网、软件、高端制造等为代表的高、精、尖科技行业,其占比明显与这些行业在经济中的地位不相匹配。

与此同时,按照国内上市政策,包含了上市前3个会计年度净利润均为正数且累计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,当前一期末不存在未弥补亏损等诸多条件。在上交所推出科创板之前,大批的新经济代表的企业将上市地点选择在了深圳、香港甚至是海外,这也从一定程度上解释了BAT等国内互联网巨头为何会错过上交所。

事实上,BAT仅仅是上交所众多“遗珠”的代表。从某种程度上,可以说在互联网、科技主导的经济背景之下,上证综合指数反映的依旧是传统产业的增长情况,直到科创板的设立。

此次,上证综合指数将科创板股票纳入其中,则将直接提高指数中科技类新兴产业上市公司的占比,科技类公司成长性明显高于传统产业成长性,这将会在修订后的上证综合指数走势上体现出来。

此外,此次重新编制的方案当中,上交所亦规定延后新股纳入指数的时间点,沪市新上市证券于上市满一年后计入指数,巨型企业上市满三个月后计入指数。

过去,上证综合指数在新股上市后第11个交易日统一纳入。事实上,当前A股市场新股上市初期存在“连续涨停”及高波动现象,新股以涨停价计入不利于上证综合指数客观反映市场真实表现。

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21日在社交平台上表示,“明起上证综合指数脱胎换骨,中国股市自此启程慢牛”。

一只退市股曾令茅台苦追27年

此次对于上证综合指数的修订,除了将科创板纳入上证综合指数及延后新股纳入指数的时间点外,亦包括指数样本剔除风险警示板股票。而在这剔除的91只ST股当中,不少都是曾经的明星或者老牌企业。

据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公布的上证综合指数成分股列表显示,此次剔除的91只ST股当中,部分企业可谓是见证了上证综合指数甚至是我国A股的成长。1990年,上海证券交易所仅有最初的8只股票,经过近20年的发展,如今的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企业多达1669家,总市值42.17万亿元。

1990年12月19日上市的飞乐音响,是我国第一家股份制上市公司,该公司于1984年创立,1986年,其股票曾作为礼物赠送给来访的时任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主席约翰·范尔霖。

在1992年,飞乐音响股价最高涨至3550元,是一只全民热捧的“千元股”。这比如今风极一时的茅台早了整整27年。当年,对一个月赚356元的上海职工来说,要不吃不喝一年,才能买上一股飞乐股份。

而如今,飞乐音响已是“披星戴帽”,从上证综合指数成分股中黯然退场。2019年7月3日,“沪市老八股”之一的飞乐音响,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根据AI财经社梳理,仅截止到2019年7月3日飞乐音响被立案调查前,当年上半年飞乐音响已借款50.27亿元。两年里,飞乐音响总共向外借款达56.13亿元,已归还上海仪电集团的借款10.66亿元。

1996年上市的*ST美讯,曾经的三联商社,在山东“买家电,到三联”曾深入人心。在山东犹如“地头蛇”般存在的三联商社,一度引起昔日家电老大黄光裕的“抢夺”。而到2019年,*ST美讯全年实现净利润-9.25亿元,创下了近10年间业绩的新低。同年,*ST美讯的资产负债率高达144.88%。

事实上,资产负债率主要衡量企业总资产中有多大比例是通过借债获取的,也因此资产负债率被称为举债经营比率。一般而言,资产负债率达到100%就说明企业已经资不抵债了,而*ST美讯的资产负债率已远超100%。

而2017年上市的中国版“ZARA”——拉夏贝尔,在经历了闭店风波之后,亦在“披星戴帽”的压力之下,退出上证成分股。

无论是飞乐音响还是拉夏贝尔,虽然如今深陷泥潭,但都在资本市场中有过高光时刻,而事实上这91家ST企业亦是如此,如今惨淡收场不免令人唏嘘。

官方微信公众号